欢 迎 登 录

时尚家居

没有迷失的风格迷城

策划、执行/ 温洁

没有迷失的风格迷城

在对原建筑实施“庇护式”改造时,设计师也带来了些新的思路。

成都,成都。关于这个城市的“美腻”生活,似乎不必过多地去叙述。人们总是能轻而易举便勾勒出它的形象—闲散、安逸、好耍……带着那么一些人间烟火气,生动而鲜活。那里的生活是一张板凳、一壶茶、一个人、一下午,也是冒着热气、几乎方圆5 里都能闻到香气的火锅。但是,细细品味,成都,似乎没有那么简单。 成都也有四合院,有大洋房。但它的四合院与北京不同,好像更接地气儿。它的大洋房也异于上海,仿佛更加豁达一些。成都也有充斥着“潮人潮牌”的太古里,那里有着米其林餐厅,有着新面貌的茶馆,有着艺术大师周春芽的雕塑,还有著名的“趴在楼上的熊猫”雕塑。这个五光十色的城市,还因为蓝顶艺术区的艺术家们而闻名,他们在那里,在城市的边缘,却和这个城市丝丝相扣,让一个城市变得不同。也许,成都的设计感更踏实,离生活很近。它的潮流感也带着麻辣的味道,显得更加自我而不容易被影响。它的地域特征更明显,因为传统的东西没有向后转齐步走。也许,成都的魅力在于它还知道自己是谁,而成都生活着的人们也因此没有迷路。

法国心爱上老成都

摄影/Boris 文/ 小北

没有迷失的风格迷城

以“铜色概念”著称的法国殿堂级设计大师Bruno Moinard,为钓鱼台带来了铜色鸟笼设计。

历史街区与快速激烈变化的城市,传统的生活方式与迭代更新的思维,这些都是矛盾,却不可避免,无法回避。但殿堂级设计大师BrunoMoinard 却用他的妙笔让这矛盾生出了新花。

没有迷失的风格迷城

建筑与园林的设计概念依然以中式美学为主,递进的关系惹人注目。

成都的老建筑、法国的浪漫主义, 这是一场跨国之恋。

没有迷失的风格迷城

鸟笼式样的通道不仅是特别的装饰,主要还为内外空间起到承接作用。

没有迷失的风格迷城

带有东方设计与枯山水风格的园林,自然有着十足的意境之美。

宽窄巷子,成都的历史文化地标,它是成都超过2300 年建城历史的一个重要片段,这里有3 条约300 年历史的古老街道,有45 座清末民初风格的四合院、花园洋楼建筑群落,这里还有灰砖、粉墙、石板路,6 到8 米宽的街道和“鱼骨状”的空间肌理,塑造出传统建筑界面的层次关系。这里的样子,其实就是老成都市民的生活场景,是这个城市最深沉的记忆。 钓鱼台,有着800 多年的悠久历史,从当年乾隆皇帝御笔亲书的“钓鱼台”三个字至今,已演化为一枚中华文化的标签。 设计师Bruno Moinard,法国殿堂级设计大师,为著名品牌卡地亚带来同样著名的“铜色概念”。那么,一个法国人会如何理解一个四合院?如何理解一个多民族荟萃之地的人们的生活?如何去理解300 多年历史的宽窄巷子和钓鱼台800 年的历史基因……BrunoMoinard 为我们给出了更好的答案。

如何让老建筑不只是 一个倔强凝望城市发展的年迈老者, 如何让传统生活与新生活完美融合, 钓鱼台用了很聪明的办法。

没有迷失的风格迷城

中庭垂下的竹子风铃,在灯光与风里摇曳出一番诗意。

关于这里的行政总厨

黄国良先生是地道的北京人。自1978 年加入钓鱼台国宾馆工作至今已经服务于钓鱼台国宾馆38 年。作为北京钓鱼台国宾馆行政副总厨。他曾先后亲自掌勺全世界几百位国家领导及政府贵宾的重要宴席,服务了包括美国总统及英国女皇在内的国家元首……

没有迷失的风格迷城

细节处保留了老建筑的风韵 。

没有迷失的风格迷城

在客房设计上,设计师还是以舒适、惬意与文化感为主。

没有迷失的风格迷城

艳红的窗子,形式中和了中西特点,既洋气又具中式味道。

庇护之责

这一次是Bruno Moinard 第一次真正参与中国的酒店设计,也是第一次真正要对正宗的东方建筑、庭院、文化、生活“下手”。他深知这些建筑的分量以及包含的那些深厚价值。对于很多成都人来说,它们不是死的房子,而是充满感情的某种象征物。所以,Bruno Moinard 首先要做的便是对这些建筑的庇护,对于那些灰色的砖墙,那些飞檐、横梁与雕刻,Bruno Moinard 小心翼翼地保留下来,并加上法国特有的浪漫主义装饰、热情与惊艳的色彩,使其穿上一袭毫无违和之感的新衣。 Bruno Moinard 为这里设想了中国传统设计的现代诠释,在设计规划上整合并纳入了现场历史建筑和庭院,采用现代时尚的审美主轴,同时也完整保留与呈现现场与周边的文化遗产。成功融合了各种对比强烈的元素后,钓鱼台成了一家充满魅力的酒店,整体设计展现出成都宽窄巷子周边的历史建筑风采,室内和室外的所有设计也是取材自当地的街道面貌和特色—包括中庭垂下的竹子风铃,在灯光与风里,闪烁出耀眼却极具诗意的情境。

加一些过渡

如果只是生硬地将中西、古今元素嫁接在一起,带给生活的也许只有纠结与别扭。Bruno Moinard 深谙这个道理,在不同的设计元素里加入了不少的过渡式设计。在“长满”竹子的入口进到院落中,全铜打造的鸟笼形回廊不仅让人们的注意力马上从喧闹的闹市收入安静、淡然的禅意中来,同时也是将传统意象做了更现代的诠释,使得那些艳红的颜色和略带西化的窗棂没那么扎眼。 而“芳菲秀秀场”将西式的文化圈定在东方的庭院之内,灰砖粉墙环绕四周,复古窗棂镶嵌其上,波浪弧线的天幕用优美的姿态将两者衔接在了一起。Bruno Moinard 用他对于中国的理解,重新勾勒了很多地域的传统元素,让它们和一种更加西方的语汇发生对话,绽放出新的花朵。也许,人们住在这里,并不仅仅是要舒适,也需要更多精神上的共鸣,甚至一点点儿引领和提携,然后带走它们,融入自己的生活。

没有迷失的风格迷城

卫浴间的设计元素来自成都地域性植物。

成都青羊区宽巷子38-39 号 028-662599 99

对于生活在这里的人来说,房子不仅是建筑,更是一种象征。


0
0
0
0

网友评论()

0/140
匿名发表 登录发表可获得10积分
Copyright 2009 《时尚家居》杂志社 trendshome.cn
京ICP备08004417号-3 京公网安备1101050008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