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 迎 登 录

时尚家居

向无趣宣战


2016-09-30

对“毛边”来说,设计的使命是给人惊喜,让想象保持活力。他们给生活带来的奇遇将永远不会停止。策划/ 温洁 文/ 敏 图片提供/Raw Edges

向无趣宣战

向无趣宣战

简历 Yael Mer & Shay Alkalay 毕业于伦敦皇家艺术学院,毕业后合伙成立Raw Edges 设计工作室,合作品牌包括Cappellini、Established & Sons、Moroso、Kvadrat、Louis Vuitton 等经典品牌,曾获iF 奖、红点奖、荷兰设计奖等众多国际知名奖项。

向无趣宣战

这个名叫“Booken”的家具是Raw Edges 2013 年的作品,书被作为一个设计元素和材料而使用。

向无趣宣战

“Smart”灯的设计灵感来自设计师“发现人们总是在睡觉时给手机充电”,为此将充电功能与照明功能合而为一。

向无趣宣战

受到纺织品纹理启发最终形成的手工瓷砖,可拼贴出特别的图案效果。

向无趣宣战

名叫“Coiling”的坐具,用100 %的羊毛毡和木结构制成,充满雕塑感。

向无趣宣战

2011 年设计的Pinha 挂灯是由一个软木和印刷品组成的快速照明设计,软木的材料特性可确保安全,而印刷品灯罩则可以让你根据心情改变灯光。

设计圈不乏情侣设计师组合——也许对他们来说,生活与工作的界限难以那样泾渭分明地区隔,共享生活与共享创意一样重要。现居伦敦的以色列设计组合“毛边”(RawEdges)就是这样一对令人羡慕的创意情侣。在组建“毛边”之前,Yael Mer 和ShayAlkalay 就已经相识相知多年,同样来自特拉维夫的两人共同在耶路撒冷的比撒列艺术与设计学院学习,而后又一起来到伦敦的皇家艺术学院继续深造,之后长居伦敦。

无趣味 毋宁死

Yael Mer 和Shay Alkalay 对颜色与图形及两者之间的动态关系极为敏感,他们认为,这三者是构成“毛边”的最重要的DNA。两人最著名的代表作“堆叠”(Stack)抽屉柜可谓是这种设计哲学的最佳体现。和一般只能固定从一个方向打开的抽屉柜不同,“堆叠”抽屉柜可以从两个方向打开,错落的彩色抽屉因此形成一座雕塑般的室内装置。“它既是一件实用的家具,又是一件风景般的艺术品,它既对称又不对称,既稳固又不稳固,这种对比趣味十足。”Yael Mer 和Shay Alkalay 说。 趣味性是“毛边”一直追求的。Yael Mer 和Shay Alkalay 认为好奇心在他们的设计创作中占据了重要地位,他们在工作室展开实验、踏上神奇的旅程,“我们在这里将世界反转,撕开物品研究它们的内在结构,如饥似渴地追逐着惊喜、奇遇和幽默。”Yael Mer 和Shay Alkalay 说,“我们希望通过这些实验带出我们内心的小孩,与无趣展开持续不断的战争!”听起来十分孩子气,但这种带着点儿幼稚的孩子气却令很多设计与家具界的大牌十分受用。

向无趣宣战

2014 年,Raw Edges 用石英表面结合再生木材、陶瓷、玻璃和赤陶土等材料打造出一个可组合使用的家具设计,希望带来充满想象力的实用物品。

向无趣宣战

利用Bloomberg 的废料,RawEdges 模拟了类似池塘的自然景观来供人们休息。

向无趣宣战

2009 年,Raw Edges 利用类似“百褶”的概念创建了一个有趣的座椅形式。

向无趣宣战

2009 年的“Grove”是一系列出现在台面的“树”,它们互相穿插,不同的旋转角度使得它们可以组合出不同的效果。

向无趣宣战

向无趣宣战

2014 年为Moroso 设计的“Sugar”座椅,由一个简单的缓冲垫和木质结构组成,两侧就像人们被挽起的袖子——这正是它们的灵感来源。

向无趣宣战

从内部为木头染色,Raw Edges希望能解决表面染色总是需要重新打磨、上色的烦恼,组合之后,我们得到了一个多样奇幻的家具效果。

坚持实用的价值

从自己在工作室里的手工实验,到与各大品牌合作推出工业化的产品,外界质疑“毛边”是否在改变自己的原则和工作方式。对此Yael Mer 和Shay Alkalay 回应说,“我们不会去创造那些不能被生产出来的东西,或者是完全没有实用功能的东西。前辈设计师安积朋子 (Tomoko Azumi) 曾在一个派对上对我们说,想法疯狂一点儿没有问题,你们需要建立自己的语言,但你们应该记住,你们的产品最终需要与这个社会发生关系。如果人们不能理解我们的设计、不去使用它们,如果我们只是在传递我们非常私人的想法,那这不是一个好的设计。” 普通大众对设计的态度影响着“毛边”,“某些国际连锁家居品牌让人们有一种设计产品用过即弃的错觉,我们当然不希望我们的产品被这样对待,但从另一个方面来看,如今人们对于设计的态度更开放了,更多人能享受到更好的设计。并不是每个人都买得起Established & Sons 的家具,不同的人应该有不同的选择。”

一直变的设计师

不仅仅是和家居品牌合作,“毛边”还“与时俱进”地为房屋共享平台设计过临时房屋。三座彩色的小木屋出现在伦敦特拉法加广场上,展示给众人有限空间的无限可能性——家就应该是这种感觉,自由的,变化的。 一直在变的当然还有“毛边”本身,颜色与图形在他们手中如同变魔术的素材,不同的组合呈现出不同的面貌,无不令人惊叹。他们带给我们的最新惊奇是2016 米兰设计周上的“鱼骨”(herringbones)木板系列,木板条被浸泡在常用于纺织品染织的染料中,手工渲染成一个个充满律动的人字形交叠图形。“不间断的图案、循环往复的图案以及图案中的图案……它覆盖了我们周围的世界,无论是精心计划还是随意为之,它都可以在另一个世界将任何形状或是图案组合在一起。”Yael Mer 和Shay Alkalay 说。

向无趣宣战

2013 斯德哥尔摩家具展上,Raw Edges 用巨大的木结构和1500 条织物打造了品牌Kvadrat 的展示台。

向无趣宣战

2009 年,受到围巾的启发,RawEdges 再次挖掘了材料的新展示方式。

向无趣宣战

2010 与著名设计品牌Cappellini合作的“Tailored wood”,以白蜡树皮制成的凳子,内部填充构造性泡沫,不仅带来令人惊奇的造型,而且在表面创造出独特的自然皱纹。

向无趣宣战

Kenny 系列灵感来自于牙膏管尾部的形状,织布质地的椅面柔软舒适,美丽的弧形加上不同层次的色彩,让它更像一件艺术品。

对话 毛边

Q 为什么起名叫作“毛边”? A 这和材料有关,我们两个人都对不同材料的特性非常感兴趣,尤其是对那些边缘不需要特殊处理、可以保留原貌的材料,比如说纸张、皮子、毛毡……这个名字也和我们的设计态度有关,我们不喜欢过分修饰最终的产品,也不喜欢过分经营我们的创意,我们希望简单的外形和主意可以为自己发声。 Q 你们来自以色列,但长居英国伦敦,你们认为自己是以色列设计师还是英国设计师?你们希望其他人怎样看待你们? A 我们认为自己是居住在伦敦的以色列设计师,尽管我们花了好几年时间才渐渐爱上伦敦。在伦敦,人人都是“外国人”,住在这里,我们可以很容易地在不同文化之间游走,从巴黎到斯图加特,或者是米兰……在以色列,你无法感受到这种亲近与疏离交织的感觉。 Q 你们既是工作伙伴又是生活伴侣,你们总是在一起工作吗?如何平衡工作和生活的关系? A 对,我们总是在一起工作,即使是回家我们也带着工作中的点子和困难,所以有时候我们之间的关系会很紧张。但我们总是会互相支持、帮助,还有批评对方。每当我们其中一个人有一个新的主意,另一人总会给予反馈,不管是好的还是不好的。

Recommendations由PrestigeChina提供
0
0
0
0

网友评论()

0/140
匿名发表 登录发表可获得10积分
Copyright 2009 《时尚家居》杂志社 trendshome.cn
京ICP备08004417号-3 京公网安备1101050008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