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 迎 登 录

时尚家居

被纯白消解的时空

被誉为设计之都的米兰,到处充斥着设计大师们的印记,走在大街上,可能随随便便踏入一个小楼,就会发现里面别有洞天,建筑设计师詹皮耶罗和妻子玛尔塔 (Giampiero Peiaand Marta Nasazzi)的家就是这样一个奇妙的所在。策划/ 维娜 摄影/Sisters Agency 文/Ada (所有图文版权归时尚家居杂志社所有,不得翻印和转载,违者将追究其法律责任。)

被纯白消解的时空

利用狭长走廊区域设置的小书房和阅读区,安静而惬意。

被纯白消解的时空

客厅一端的墙上被架上涂上白漆的隔板,为夫妇俩创造出一个办公区,上面再摆上同色的气温加热系统,看起来一点儿都不突兀。下面的黑木桌由两人自行设计,与白色形成对比。

被纯白消解的时空

纯白色的客厅,各件家具都系出名门,如雕塑般的Eames 休闲椅,Enrico Baleri 设计的大理石装饰。

早在詹皮耶罗(Giampiero Peia)第一次拿下旧工厂时,已经知道自己想要的家该是什么样子,他在脑海中慢慢绘出蓝图,在想象中添置一些东西,然后再抹去,却不急于把这些设想落到 实处,“那时候我还是个单身汉,面对自己的家,自然不会像要完成一个项目那样着急,也无需受限于预算和客户的需求或是时间规划,我只需要考虑如何让空间显得更加自由舒适,慢慢去调整细节。在完成了冷感的像办公室的家后,玛尔塔出现了,接着我们有了一个4 岁的女儿,所以这里又变得和以前的感觉不同。被注入了更多温馨的元素。” 被幸福家庭生活眷顾的男人,家成为了他思想中的一部分,仿佛想要凝固这一刻美好的瞬间,詹皮耶罗的家看起来完全没有时间感,流光婉转的光阴在全白的空间中被完全消解,在这个300平米的地域,詹皮耶罗取消了传统尺寸的门,而是以面积超大的滑动门或者窗帘替代。许许多多玻璃隔断墙使房子看起来像一个贯通的大房间,光线可以毫无阻隔地从不同角度涌入,外加通体铺陈的白色抛光环氧地面,让空间看起来完整、空灵而纯粹。

通透的白

在这个缺乏色素的家里,思维被完全放空。多种白色、透明、半透明的组件在纤细的线条中显得细腻而美好,整个居室布局明朗流畅,动线合理,看似简单的设计却蕴含了设计师的深厚功底。 在厨房和厕所中金属和原木的色彩,为冷感空间注入温润的基调。而卧室里的架子床和休闲室内的黑色柜并没有呈现出经典黑白的冲突感,反而如白描画里的黑线勾勒,让白显得优雅而通透。

詹皮耶罗的家看起来完全没有时间感, 流光婉转的光阴在全白的光色中被完全消解。

被纯白消解的时空

设计师夫妇在家中选择了光滑的浅米色抛光环氧树脂地坪。让家具看起来仿佛飘浮在空中。和谐比例的格子窗把露台外的绿色丛林掩映入室,Eames 设计的蓝色大象似乎就是从那儿逃逸来的。

被纯白消解的时空

原木的材质,让全白的空间有了丝暖色。

被纯白消解的时空

墙上的相片充满全家人的温馨回忆。

玻璃隔断墙使房子看起来像一个贯通的大房间, 光线可以毫无阻隔地从不同角度涌入, 空间完整、空灵而纯粹。

被纯白消解的时空

全白色的房间之中,设计师以玻璃盒划分出衣柜和储藏室。内置的LED 灯让玻璃盒在晚上变得异常美丽。

被纯白消解的时空

开放式厨房,不锈钢油烟机如一个雕塑从空中落下,在兼顾美学的同时也强调功能性。

被纯白消解的时空

深色的长条地板将厨房、浴室、走廊连接起来,过渡区域利用高差还构建了舒适的休憩区域,必要时也可以作为临时客房。

如果想看到大片的色彩,只能看向窗外,有着和谐比例的格子窗,衔接起周围景观的梯度,使自然光进入到房间的最深处,与此同时,无处不在的落地窗也模糊了室内外的界限,阳台上那些奇异的植物,如竹子、柠檬树和山茶花则更是加重了房间内的不真实感。

细节中的惊喜

如果说合理又极简的布局体现了詹皮耶罗的空间智慧,那最能体现这个家品位的非个性的家具莫属。虽然只有寥寥数件,但每一件都是不会被时间淘汰的经典之选,如Kartell 出品的 最著名的魔鬼椅,由米兰建筑大师安杰洛·曼贾罗蒂 (AngeloMangiarotti) 设计的大理石桌子,如雕塑般的Eames 设计感躺椅。所有这些都散落在角落里,看似是主人的随意而为,其实每一件都系出名门,在简洁又富有设计感的外表下,把实用主义演绎到位。 没有夸张的炫技,也没有刻意的雕琢,这个家所有的设计都建立在功能美学之上,每个漫不经心的细节都是深思熟虑后的取舍,当你以为这个家简单到一眼就能看穿,詹皮耶罗却将惊喜留在了时间的缝隙中,比如他将大多房间设在靠东,可以每天都欣赏到日出风光,又将起居室向西,可以恣意享受夕阳。还有藏身在衣柜的LED 灯和投影在白墙上的电视,这些在特定时间才会出现的风景将空间赋予了多变的层次,而每日生活中的点滴又将这些层次一一化解为对生活的领悟。

被纯白消解的时空

极简的主卧,没有任何多余装饰和线条。

被纯白消解的时空

露台地板是柚木的。桌子和Ghost 椅都来自家居品牌Kartell。

被纯白消解的时空

詹皮耶罗 (Giampiero Peia) 毕业于米兰理工大学,在2006年和Marta Nasazzi 一起创立了Peia Associati Srl 设计公司,两人在公共住房、办公室、私人别墅、公共建筑、体育设施、商业建筑、工厂、酒店、度假村和展厅展览等多重领域都相当有经验,最善于把握极简和舒适的尺度。

被纯白消解的时空

居室总面积:300m2 一个空间,如果已经有了良好的基本元素,是很容易改变调性的,比如在增加了家庭成员的时候。我们都特意选择了简约的装饰,不想在家中堆得太满,也不迷恋那些如传家宝似的小饰物。相反,我们都专注于设计感,所以有了极简的空间线条和这些经典到看 不出时间的家具,我们认为这样可以让头脑平静下来。

被纯白消解的时空

载有音乐CD、明信片的漆盘形成一处雅致的小景。

被纯白消解的时空

黑色原木质感的步入式衣帽间,与客厅的白色玻璃收纳间形成有趣对比。

被纯白消解的时空

全透明淋浴房的设计非常前卫。

被纯白消解的时空

孩子的房间选择了绿色单品作为色彩装饰。


0
0
5
0

网友评论()

0/140
匿名发表 登录发表可获得10积分
Copyright 2009 《时尚家居》杂志社 trendshome.cn
京ICP备08004417号-3 京公网安备110105000817